滿分5 > 趣味歷史 > 朱元璋為何不愿承認劉伯溫為“儒者”?
朱元璋為何不愿承認劉伯溫為“儒者”?
發布:2020/3/21 閱讀:84

  神異傳說之外的劉伯溫

  劉基,字伯溫。元武宗至大四年(1311年)生,他的家鄉青田村(今浙江省文成)縣南田武陽,按元朝當時的行政區劃,屬于江浙行省的處州路。

  江浙地區向為人文淵藪,劉伯溫的家鄉武陽村雖然是個偏僻的小山村,距青田縣城有150多里之遙,但讀書的風氣不衰。劉基的曾祖還曾在宋朝為官,傳到劉基父親這一代,雖非顯第,但無疑是一個中國傳統農村典型的小門小戶的讀書家庭。在這種背景下,劉伯溫從小受到了良好的儒家傳統教育?!睹魇贰飞险f,劉伯溫“幼穎異”,特別聰明,他的老師即對其父親說,劉伯溫不是池中物,長大后必然光宗耀祖?!睹魇贰愤€記載,“基博通經史,于書無不窺,尤精象緯之學”。所謂象緯之學,就是通過觀察天象和占卜來預測人事的一套神秘的學問。在科學不發達的古代,這種學問有其存在的合理性,如果輔之于縝密的思維和明晰的判斷,其所謂預測往往也有應驗的時候,這就更給這門學問披上了奇異的面紗。

網絡配圖

  《明史》的這兩點記載非常重要,因為它基本勾畫出了劉伯溫的兩條人生軌跡:一個是深受傳統儒家教育,作為“儒者”的劉伯溫;一個是搖鵝毛扇,作為“謀臣”的劉伯溫。兩者不可偏廢,毋寧說前者還更為重要,但可惜經過野史和民間的渲染,也許還包括劉伯溫后人有意無意的“改造”,作為“謀臣”的劉伯溫“壓倒”了作為“儒者”的劉伯溫。于是乎,本來是一個不無悲劇色彩的傳統知識分子,在各種離奇怪誕的傳說中,成為一個滑稽多智的怪物,差不多等于是江湖術士之流了。

  作為儒者的劉伯溫,照例要重走前輩讀書人循環往復的那條道路。至順四年(1333年),23歲的劉伯溫參加元王朝的科舉考試,考中進士。值得一提的是,按照元朝的制度,年滿25歲的成年男子才能應考,據當代學者楊訥考證,劉伯溫虛報年齡為26歲,終于蒙混過關。不過,只要是憑真才實學,在舊時,這倒是讀書人的一段佳話。

  “儒者”與“謀臣”的悲劇

  元至正十九年十一月,朱元璋的部隊攻占了浙江處州(今浙江麗水),因為在故鄉的聲望,劉伯溫和另外三個當地著名知識分子—葉琛、宋濂、章溢,一起被朱的兵士送到應天(今南京)去見朱元璋?!睹魇贰酚涊d了這四人與朱元璋見面的場景:“太祖勞基等曰:‘我為天下屈四先生,今天下紛紛,何時定乎?’”朱元璋表現出了禮賢下士的態度,向他們請教如何統一和安定天下,章溢回答說:“天道無常,惟德是輔,惟不嗜殺人者能一之耳?!币馑际侵灰煸氨C癜裁?,就能收拾人心,完成霸業。

  劉伯溫從此開始了為朱元璋充當謀臣的人生新路。

  作為深受儒家文化洗禮的劉伯溫,這么快就倒向一個傳統觀念中的“亂臣賊子”,其中當然有多層因素的作用。史籍中流傳一個“西湖望云”的故事,說劉伯溫早在投朱之前就發現金陵(即南京)有所謂“天子氣”,所以決心“輔之”。這無疑是無稽之談。劉伯溫之投效朱元璋,首先自然緣于對元政權的失望;其次,此時朱元璋的一些作為契合劉伯溫的期待—朱元璋部隊的軍紀相對較好,朱元璋本人比較能夠禮賢下士,朱元璋表現出了強烈的統一天下的愿望,這些都是他區別于其他群雄,而對劉基這樣知識分子具備吸引力的地方。除此之外,還有兩點非常重要:一是朱元璋打出了民族牌,以驅除異族政權為號召;二是此時的朱元璋已經意識到,要想統一天下,一味的大破壞是不行的,還必須著手于建設,而要進行建設的工作,又必須依靠縉紳階層,盡可能維護他們的利益。

網絡配圖

  早在劉伯溫辭官隱居期間,他就在《郁離子》中說,要“稽考先王之典,商度救時之政,明法度,肄禮樂,以待王者之興”。而此時的朱元璋,頗有一些“明法度,肄禮樂”的氣象,他成為劉伯溫心目中正在興起的“王者”,不是一種很自然的事情嗎?

  關于劉伯溫在朱元璋打天下過程中的作用,雖然不像傳說中那樣神奇,但他和其他知識分子一起,幫助朱元璋在亂世中恢復秩序,是值得歷史肯定的。

  朱元璋統一天下,劉伯溫和其他開國功臣一樣得到了封賞,這似乎實現了他的人生抱負,但作為儒家知識分子,新朝的肇建又使劉伯溫自覺背負了一種新的使命,這就是“導君于正”,使新皇帝符合儒家的政治文化傳統。而就是在這方面,劉伯溫開始品嘗苦澀的滋味,因為在朱元璋這樣的雄主手下討生活,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死因成謎

  隱居的劉伯溫,竭力洗盡鉛華,表現得像一個不識字的老農,也不和地方官吏來往。他知道,有一雙天眼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?!睹魇贰飞线@樣繪聲繪色地描述他的謹慎:“還隱山中,惟飲酒弈棋,口不言功。邑令求見不得,微服為野人謁基?;藉?,令從子引入茅舍,炊黍飯令。令告曰:‘某青田知縣也?!@起,稱民謝去,終不復見?!奔亦l的父母官因為始終見不到劉伯溫,所以換上便服求見,正在洗腳的劉伯溫對上門的客人當然不好拒絕,升火做飯以待客,但當縣令以實相告時,劉伯溫馬上變色,自稱小民,便立即退避。

  在劉伯溫還在朝的時候,朱元璋的文集刻成,他賜給了李善長、胡惟庸、宋濂三人,卻偏偏沒有給劉伯溫,這反映出朱、劉君臣關系在劉伯溫死前,已比較冷淡。劉伯溫病重被賜歸,朱元璋頒發了一紙詔書,對二人君臣一場進行了一次總結,其中既責備劉伯溫當年不早早歸附,也稱揚其功績,最重要的,是表示自己當皇帝后,對劉伯溫的安排和處置都是符合“國之大體”的。對劉伯溫來說,得到這樣一份詔書,肯定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

網絡配圖

  朱元璋和劉伯溫君臣二人,在身份認識上大概是有一些偏差的。劉伯溫雖被人們看成“謀臣”甚至“術士”,但他更自居為“儒者”,然而讓他沮喪的是,朱元璋也更多愿意把他當成“謀臣”和“術士”。在一次誰是當今大儒的討論中,朱元璋就曾經輕蔑地說,像宋濂、劉伯溫這樣的人哪配稱“大儒”?

  朱元璋為什么不愿意承認劉伯溫為“儒者”?原因很簡單,儒者都有“導君于正”的使命,真正的大儒,在傳統觀念中,應該是帝王師。做“帝王師”,這堪稱千百年來中國文人的最高理想,劉伯溫也不會例外。問題是,這種理想很多時候只是文人的一廂情愿。自信心太強的雄主們是不承認有什么“帝王師”的,否則那豈非意味著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人比他更高明嗎?朱元璋是這樣,清朝的乾隆皇帝也是這樣。一個迂腐的讀書人尹嘉銓寫了篇文章,其中引用了《漢書·張良傳》中的一句話:“學此則為帝者師矣?!彪m然他一再說明“不敢以此自居”,卻在一場文字獄中被乾隆抓住了把柄,乾隆憤憤地責問:“你要做帝王師,那把我往哪兒擺?”這就是雄主們從心底里討厭帝王師的關鍵要害了。乾隆還有一句痛斥紀曉嵐時脫口而出的名言:“朕以汝文學尚優,故使領四庫書館,實不過倡優畜之,汝何敢妄談國事!”意思更為透徹,原來在帝王眼里,所謂國事其實不過是他家事、是他一人之事,文人之流,哪怕是名義上的老師,都不過是他養著好玩罷了。至此,“帝王師”這頂紙糊的桂冠被乾隆輕蔑地吹了口氣便破碎了。

  在現實的無情打擊下,劉伯溫的“儒者”、“帝王師”之夢最后破滅了沒有?不知道。我們清楚的是,他臨終前留下遺命,告誡子孫不得為官。

相關推薦
歷史相關
Copyright @ 2008 滿分5 學習網 ManFen5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四川快3 上证50占上证指数权重 福建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中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贵州快3跨度走势图 够力排列5奖表长条下载 广西11选5有软件买的吗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广西快三分析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网吧 广西快三走势